一封来自日本医生的邮件

原标题:一封来自日本医生的邮件

疫情无国界,人间有真情。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日本政府和社会各界为中国抗击疫情提供了真诚友善的支持与无私帮助,拉近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心。那些写在日本援助物资包装箱上的暖心诗句,更是深深打动了许许多多的中国同胞,可谓“患难见真情”。

除了见诸媒体的相关报道,相信不少同胞也收到了来自日本友人的关心与慰问。笔者便于2月8日收到了一位日本医生的邮件。羽藤邦利先生是笔者早年留学日本时的友人,他是日本著名的心理医师、东京都心理健康咨询协议会理事长,同时兼任大学的健康顾问,是一个一年四季没有休息日的充满公益心和爱心的医生。穿西装、系领带,提着一个超大的沉重的手提包,总是风尘仆仆——这是相识20多年来羽藤先生给我的印象。他有着日本人一贯严谨的作风,每次约见时间都精确到几时几分,并会提前确定见面的时长。为了尽可能不占用我的时间,无论电话、邮件总是言简意赅,却充满了善意、关心与包容。

邮件内容如下:

陶冶先生:

您好。

伴随每时每刻滚动的新闻,忧虑与日俱增。

身体健康的人不易被此次的新冠病毒传染,即使被传染向重症发展的可能性也较小。

请您一定注意提高免疫力为念。

另,很遗憾日本现在口罩已经越来越难买了。

春节期间,新宿周边都是中国客人,均在大量购买口罩。

请一定多加保重为盼。

羽藤邦利

从羽藤先生的邮件可以看出,日本医学界对新冠肺炎的认识及主要应对方法,首先是提高免疫力,再者就是佩戴口罩。在我的记忆中“提高免疫力”5个字一直是羽藤先生的口头禅,几乎每次见面都会叮嘱一番。刚开始总觉得对于当时年轻力壮的自己似乎太过多余,但随着在日本学习、生活的深入,越来越能体会到这5个字的含义及重要性。

相较于治疗更注重预防。在日本,大家的共识是个人的健康管理源于对工作及周围人的责任。我们经常在表彰先进时能听到诸如“某某带病坚持工作”“轻伤不下火线”等说辞,赴日前笔者也曾一度认同。但在日本,带病坚持工作却是不被提倡的,同时请病假亦是无法或者说不容许“理直气壮”的。因为管理好自己的身体、保持健康,本就是工作学习的一部分,换言之是一份责任,亦是一份义务。反之就是在给单位、同事、周围的人增添麻烦,甚或是失职。健康、高效工作是社会人的本分,更是一种对工作、家庭的责任。另外,日本的企事业单位对员工的健康管理也十分用心、到位。

这一点在日本厚生劳动省(卫生部)2月17日公布的国民感染新冠肺炎治疗指针中也得到了充分体现:

当你感觉到自己发烧咳嗽,怀疑自己感染新冠肺炎的时候,不能擅自去医院,以防止给别人和医院造成污染,必须先给厚生劳动省的“归国者接触者相谈中心”,以及各地的保健所打电话商量,报告自己的病情。然后根据保健所的判断,为你指定专门的医院,安排你去就诊。发烧咳嗽症状比较轻的人,先在家观察4天,以避免造成医院的混乱。

展开全文

厚生劳动省公布的具体行动指针细节:先咨询后就诊。

要求符合以下条件的人员才可与“相谈中心”或“保健所”电话咨询。

1.连续4天发烧在37.5度以上,且必须服用退烧药才能降温者;

2.浑身疲倦、呼吸困难者;

3.以下4类人员如连续2天出现发烧咳嗽症状,可以电话咨询:

① 高龄者;

② 有糖尿病、心脏病、呼吸器官疾病者;

③ 正在接受透析者;

④ 正在使用免疫抑制药物、抗癌药物者。

4.孕妇出现发烧、咳嗽等严重症状,原则上可以电话咨询。

行动指针还指出,儿童如果出现发烧、咳嗽症状,对应方法与1、2类人员相同。据介绍,指针的目的是优先救治重症患者,最大限度减少死亡人数。同时,也为了保持医疗秩序、避免混乱。

也许有些人会觉得这个指针貌似有风险或令人费解,如果万一有人谎报,或者一旦儿童病情慢慢加重……责任谁来负?但如果在日本生活过或者了解日本的人便会理解日本政府的这一举措,这其中有着日本的国民性——绝大多数日本人是以不给别人造成麻烦、负担为已任。

良好的生活习惯与意识可以提高抗击流行病的能力。日本人见面大都相互鞠躬,并不以握手、拥抱或者贴面等身体直接接触的方式来互相问候,客观上减少了传播病毒的机会。加上日本人不抵触佩戴口罩,尤其在初春之际会将口罩作为预防流感或花粉的必备手段。一方面是日本人自律,严防传染他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日本口罩的研发、生产十分人性化,不仅佩戴舒适,而且尺寸丰富,还有针对感冒和流感病毒专门研发的“保湿口罩”。佩戴口罩这一习惯,从客观上大大降低了感染病毒的概率。

记得1996年刚到日本时,正好赶上冬季的流感高发期,起初看到日本上班族乘坐的“满员口罩电车”内心不免惴惴。当时就是羽藤邦利先生宽慰我不用担心,并一再强调要注意饮食质量(每天要保证食用30种以上的食材),保持良好的睡眠、心情,只要自身免疫力提高了就安全了。因为各种传染病患者历来都是以有基础疾病患者或者老年人为主。在日本,老年人和年轻人的乘车时间是基本错开的,高峰时段的满员电车上老年人非常少,老年人会刻意避开年轻人的上班时间。如此相互间交叉感染的机率便会大幅减少。再者,日本的老年人也不太爱热闹、扎堆,客观上也减少了彼此间的相互传染。加上日本人的卫生习惯很好,不光勤于洗手,大多数日本人都有每天洗澡的习惯,其中不乏有早上起床后便洗澡的,赴日后才知道竟然还有一个专有名词:清晨香波。

完备的医疗保险制度和医院、诊所(社区医院)网络利于患者就医。日本的医疗体系使许多病例在没有转为重症前就可以得到及时医治,同时日本也是世界上为数不多保留户籍制度的国家之一,这有利于政府能够快速确认每个人的所在地,加上遍布各地的民生委员(完全由志愿者担任),以及各居民社区的自治会、町内会均发挥着类似国内居委会的作用,客观上加强了日本政府对社会的组织控制能力。

得益于上述诸多原因,日本抗击流行疾病的能力一直位于世界前列。

连日来,日本确诊病例的数量在不断增长,特别是2月13日首例死亡病例及感染路径不详病例的出现,引发了日本国内对“日本即将进入新型冠状病毒暴发期”的担忧,也牵动了笔者和众多中国同胞的心。大家在关注的同时也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不要再到日本购买口罩”的倡议,以及提醒日本政府加大防护、避险的呼吁。

隔离病毒,但不隔离爱。笔者相信,就如同日本对我国的无私帮助一样,中国政府和人民也一定会与之守望相助。在此之际,衷心祈愿:

山川异域,

风月同天。

武汉、日本的樱花烂漫时,

疫情消散!

否极泰来!

(作者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日语学院翔宇讲座教授,曾留学日本法政大学,系日本首位漫画学博士学位获得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2020-03-26 18:37